热线电话:150-2021-7966

 
prevnext

互联网家装巨头的烦:多地业主损失2500

  原标题:互联网家装巨头的烦:多地业主损失2500万,公司说三年后还钱 2015年曾被称为“互联网

  原标题:互联网家装巨头的烦:多地业主损失2500万,公司说三年后还钱

  2015年曾被称为“互联网家装元年”,这一年是大部分互联网家装品牌融资的黄金时期。央视新闻数据显示,2015年互联网家装行业的融资次数从上一年的41笔蹿升至123笔。

  而到2018年上半年,却有100多家互联网家装公司宣布倒闭,包括家装第一网、柠檬树、橙子装饰、互联网家装巨头的烦:多地业主损失2500万公司说三年后还钱泥巴公社、一号家居等。其中,泥巴公社、柠檬树装饰公司、致家装饰公司、猫舍装饰公司等多个家装品牌公司,背后股东都指向同一个集团——苹果集团。

  湖南苹果装饰集团旗下至少有22个全资子公司覆盖全国27个省、市、自治区。这些子品牌或子公司,也在默默发展下线,在各地开设子公司,或主动投资或控股新的家装品牌。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湖南苹果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,注册地为湖南长沙。其股东分别为李齐、韩孟岑、张福军,而这三位也对多个子品牌有私人参股。

  以苹果装饰旗下的泥巴公社为例,从今年5月起,南宁、合肥、武汉、长沙等多个城市的泥巴公社出现了资金链断裂,人去楼空的情况,还有大量员工工资没有支付。

  项目经理讨薪无门、业主装修停工、设计师被迫离职,三个原本相互博弈的群体第一次聚拢。

  “交了52000元,还没开工,公司就跑路了。”秋子向AI财经社感慨着自己的被坑经历。

  秋子是在网上知道泥巴公社的,“因为之前装修遇到过很多麻烦,这次想省心全包出去,再加上泥巴公社在网上几乎零差评,我留意观察近一年后,才选择了它”。

  “因为长期未开工,5月15日下午,泥巴公社同意退款,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店内空无一人。”

  “被骗了”,秋子抱怨。秋子并非有此遭遇的第一人,“泥巴公社业主被坑群”里已经聚集了355名业主。

  王媛早在2017年12月底便申请退款。在店内退了装修意向合同书后,泥巴公社相关负责人承诺退款189000元。然而,截至目前,王媛还没受到退款。“流程去年就走完了,到现在还没拿到钱,店长说好45天内退钱给我的。”王媛说。

  “泥巴公社对于业主的装修流程是:先缴纳30%的意向金,若要开始施工再付35%,即装修前要交纳全款的65%。”泥巴公社苏州店的一名姓刘的管理者向AI财经社介绍。对于走了流程迟迟不退款,该名管理者认为,“这是因为公司没钱了,在拖延时间”。

  交费未装修的业主在申讨自己的意向金、施工费。而出全款的业主除了在申讨自己的尾款外,还吐槽着泥巴公社的豆腐渣工程。

  莉莉介绍道,第一次我们好像交了一万多,后面正式施工交了三万,但是交了三万以后,只剩尾款没有结,就发现施工方基本不来我们的房子了,说没时间。合同期过了三个月,要过年了,房子还没装起来。他们想要我结尾款,各种说好话,年底抢工了几天,做起来了一个豆腐渣工程,我也不满意。

  莉莉说,尾款原本不想结,可是设计师和泥巴公社的彭店长都劝我们先付尾款,说要相信他们,肯定会负责的,然后过年前我们就结了五千的尾款,一付钱,我们的房子就完全没人管了,不管怎么联系公司和施工方,他们都会以各种理由推脱,后来过了半年,没人管,我没办法了。

  公司董事长李齐曾发文称,事态发展超出预期,除自身出现经营性亏损外,各地分公司陆续出现挤兑大潮,致使公司现金流断裂,全面崩盘。

  事实上,除武汉泥巴公社外,长沙、郑州、郴州等泥巴公社均被报道已经倒闭,除泥巴公社外,还有苹果集团旗下的柠檬树装饰公司、致家装饰公司、猫舍装饰公司等多家公司。据武汉泥巴公社业主总群统计,武汉泥巴公社对业主的欠款达1765万元;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,苏州苹果拖欠款在部分项目经理未统计的情况下也超过830万元。武汉与苏州的欠款就超过2500万。

  业主们组织起来开始了自发的维权。武汉市硚口区工商局(质监局)回复道:“经调查核实,该公司现已关门停业,无经营状。